• FT:印度長期結構性問題依然存在 難以很快超越中國

      新浪美股訊 北京時間26日早FT報道,人們老說,印度永遠只是自己與自己比較,這句話或許終于開始站不住腳了。在一片灰暗的新興市場圖景中,印度經濟事實上相對比較亮眼,于是印度將取代中國成為世界增長引擎的吹噓也越來越多。印度副財長賈揚特-辛哈(Jayant Sinha)最近大膽預測稱,“用不了多久,印度就將在增長和發展方面把中國甩在身后。”

      這么說吧,就算印度能把中國甩在身后,也不會那么快。盡管印度宏觀經濟短期表現搶眼,讓它在周期中的位置好于大多數的大型新興市場,但較長期的結構性問題令人遺憾地一直存在(該問題讓印度與中國相比處于較低的增長級別),擺在無畏改革家面前的政治上的大象陷阱同樣如此。

      表面看來,印度經濟表現良好,去年憑借承諾推行自由化改革而當選的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如今依然深受民眾歡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認為印度是不斷放緩的全球經濟中的一個“亮點”。印度去年的增長率與中國相當,都是7.3%,IMF預測,印度今年將成為全球增長最快的大型經濟體。

      現實情況則沒有那么樂觀。一方面,統計數據很可能是錯的。印度今年2月引入的一個新的GDP數據系列調高了它去年的增長率,對該數據趕上中國起到了很大作用,這些數值歷史短暫,沒有詳細的基礎數據作支撐,而且與工業產值和進口等其他指標相沖突。

      其次,印度去年增長率趕上中國是一系列一次性因素造就的。自2014年末以來,全球油價“跌跌不休”,這讓印度從兩方面受益,一方面通脹得到抑制,另一方面莫迪的公共財政改革具備了比較有利的條件,讓他能夠在不用向消費者提高價格的情況下削減昂貴的政府燃料補貼。

      第三,在眼下中國工資水平和成本不斷上升,導致制造業被迫撤離之際,印度希望增加投資(尤其是基礎設施方面的投資),以釋放自己的潛力,與亞洲東部國家競爭、吸引從中國撤離出來的制造業落戶。要實現這個愿望,印度依然面臨重大障礙。在數年擴張之后,印度制造業增長在2012年至2014年間出現停滯,令人嚴重懷疑其潛在動能。

      當然,與早些時期相比,宏觀經濟政策已經有所改善。財政赤字和經常賬戶逆差依然可控。從傳統上來說,印度央行(Reserve Bank of India)處理不好多樣化的目標和工具,它采取了更為常規的模型,使用短期利率來控制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拉古拉姆-拉詹(Raghuram Rajan)于2013年出任印度央行行長,在他的領導下,該行通過迅速提高利率控制住了通脹?,F在印度央行能夠降息125個基點來刺激增長,而土耳其和巴西等其他新興市場國家則不得不緊縮。

      但是,伴隨著最近一次降息——9月29日利率下調50個基點,超出市場預期——印度央行的聲明已經相當明確地表明,貨幣政策對增長的貢獻空間正逐步用盡。拉詹稱,“盡管印度央行將繼續維持寬松立場,但近期貨幣舉措的重點將轉向與政府一道努力,以確保阻礙銀行將125個基點的漸增式政策性利率下調大部分傳遞下去的障礙得到清除。”

      的確,銀行業的問題正是阻礙投資的因素之一。國有銀行在失敗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上過度放貸(通常是在政治原因誘導下),而且銀行體系內累積的整體壞賬正阻礙著新貸款的發放。未來數年,國有銀行將需要新資本——政府希望從市場籌集其中的三分之二——但是這是否會使得許多銀行得以實施它們亟需的普遍重組和私有化,仍有待觀察。

      投資貸款的需求和供應都存在一個問題。印度一直難以將自己的工業部門擴大至可以與快速增長的東亞經濟體相抗衡的規模,同時制造業在印度經濟中所占份額的增長速度似乎已經在低于其他新興經濟體的水平上陷入停滯。

      除了基礎設施不完善之外,鑒于印度過時的土地法的復雜性,幾乎可以肯定地說,工業開發用地難以獲得也是阻礙印度制造業發展的一個原因。這一問題可以以塔塔(Tata)遷廠事件為代表。那還是在莫迪上臺之前,當時,因為當地人抗議,塔塔被迫放棄在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建Nano汽車生產廠,將廠址遷往印度別處,使得項目成本增加。

      對土地征用法律進行改革是莫迪作為總理的標志性項目之一。但是修訂法律、以及引入增值性“商品及服務稅”(GST)的議案,今年夏天在腐敗丑聞纏身、打亂立法議程的議會會期中擱淺??紤]到企業無法在勞動力密集地區附近建設大型工廠,印度推動制造業發展的任何努力可能都會以提供較少就業的資本密集型項目為主。

      莫迪政府堅稱將繼續推進改革,但是考慮到整個夏天議會的混亂,他的政治操作空間正在縮小。在下個月比哈爾邦(Bihar)的議會選舉中,莫迪政府的政治勁頭將迎來重要考驗。位于印度東部的比哈爾邦長期以來一直是印度最貧困的邦之一,盡管目前正在迅速增長,但比哈爾一直難以擴大其制造業。如果莫迪清除投資障礙的信息沒能在比哈爾引起共鳴,這對莫迪明年能否繼續維持其政治勁頭將不是個好兆頭。

      目前,印度似乎會滿足于被認為在整體令人失望的新興市場經濟體中一枝獨秀。如果印度的周期性優勢消失,它回到它并不陌生的低于中國的經濟增速水平,那印度的政界人士可能就不會如此洋洋自得了。

      譯者/何黎(FT中文網)

    責任編輯:簡靜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

    嘉兴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