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期

      8月25日,鬧哄哄的國產千元手機市場又擠入了一名新成員——堅果U1手機。當晚,有情懷的全國知名英語老師羅永浩為全國觀眾帶來了一場單口相聲——相比手機本身,觀眾們似乎更關心產品之外的事情,比如老羅今晚會說哪些有趣的段子,如何用899元的中端機販賣情懷等等。

      雖然被稱為“史上最傷感發布會”,但嚴格來說,這次堅果手機的新品發布會依然是羅永浩的一場情懷宣講會,從“漂亮得不像實力派,彪悍得不像偶像派”這樣文藝味濃郁的手機宣傳語,到羅永浩本人強調的“我做得不夠好,我欠大家一個成功”這樣煽情的言論。但羅永浩始終沒有說清楚一點:當“情懷手機 ”從3000元賣到幾百元時,當“情懷”進行商業變現時,是否意味著這才是他所宣揚“情懷”的真實價碼?就如同網友的評價,“錘子終于向現實低下了頭,所謂的情懷,只不過是對價格的茍且。”

      羅永浩發布的新手機終于在配置和價格上接了國產手機的地氣——向紅米和魅藍靠攏了:屏幕1080p級別5.5英寸,搭載驍龍615處理器,內置2GRAM+32GROM運行內存。采用康寧第三代大猩猩玻璃,前置500萬像素攝像頭+后置1278萬像素攝像頭,內置2900mAh容量電池,手機殼有紅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價格最低899元,最高999元。但我們也發現,堅果手機除了外形和“情懷”,與同價位的國產手機相比并無出彩之處。

      而且,失敗的錘子手機也說明了,用戶是不會為出色的外形和高尚的情懷掏更多的錢來買單的。盡管錘子手機當時舉行了更盛大的發布會,列舉了手機的細節之美,宣揚著“智能手機時代的工匠”這樣的情懷,但3000元的售價始終不能讓消費者接受。2014年手機銷量僅為25.56萬部,不僅沒有達到原定的50萬部的目標,也和同行相差甚遠:同一時間段,小米賣出至少 6000 萬部手機,甚至連名不見經傳的一加也賣出超過150萬部手機。

      在發布會上羅永浩說的一句話特別值得玩味,“去年我們做的一件楞事是我們做T1時沒有考慮成本,做完之后再考慮定價。”這是否意味著,羅永浩自己也知道錘子的成本是高于市場價格的,所以高出的成本就用“情懷”來湊?而且錘子手機存在著“發燙、怕摔、拍照成像效果不好、導航不準”等問題,這樣的品質如何撐得起3000元高端機的價位?

      對于一款手機來講,永遠是品質先行,“情懷”、外形等要素起的只是錦上添花的作用,如果用它們來增加手機的品牌溢價,是否低估了消費者的智商?

      如果說錘子手機發布時羅永浩宣稱的情懷還吸引了一批粉絲買單,但隨著錘子銷量下滑,他那些“出爾反爾、自相矛盾”的言行,不僅讓他作為企業家的公眾形象大打折扣,也降低了“情懷和理想”的說服力。

      羅永浩曾高調宣揚,“如果手機低于2500,我是你孫子。”可今年便宣布降價至1980元。羅永浩曾說自己不會像雷軍,“要賺硬件的錢”,可在本次發布會上就說公司是“披著硬件廠商的軟件公司”。羅永浩曾對粉色手機不屑一顧,“水粉色系是臭土鱉喜歡的顏色,有文化的人不會喜歡粉色”,可最新發布堅果手機就包含此這個色系。其實當羅永浩開始做手機時,他已經從理想主義者變成一個商人,一個販賣“情懷”高級商人。

      羅永浩在從新東方離職時曾這樣評級俞敏洪,“你如果是一個商人,純粹是為了錢,大大方方賺錢當然沒有什么不好,但總是披著理想主義的外衣,把自己塑造很高尚很純潔就太虛偽了。”但現在看來,這個評價用在他身上又何嘗不可?

      在發布會召開的當天,羅永浩還在微博上表示,“如果我們失敗,是商業能力的不成熟,而非理想主義和情懷的失敗。當我們的商業能力和那些巨頭沒有多少差距時,理想主義將所向披靡。”羅永浩始終不承認,讓他失敗的是“情懷”和產品的脫節,眼高手低的他不能讓現實達到理想的高度。很多時候,產品的實際價值才是“情懷”的價值,當“情懷”高出產品太多時,必然逃不掉降價甩賣的命運。(文/翟光)  

    嘉兴全国空降